免費發布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本地快訊 >

不屈于命運的“捉弄” 騎著扭扭車參加高考 “瓷娃娃”少年“奔跑”逐夢

 6月7日、8日,宿松中學高三學生張亮騎著扭扭車參加了今年高考。因患有“脆骨病”,他下半身殘疾無法獨立行走,身高只有同齡人的一半。

  21歲的張亮,不屈于命運的“捉弄”,鍛造出鋼鐵般的意志,奮力“奔跑”追逐夢想。樂觀堅強的他說,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他要成為有趣的人,過有趣的人生。

13.jpg

6月10日,樂觀的張亮在家門口拍攝藍天白云。

  20年骨折50多次

  病痛讓他更加堅強

  6月10日,在宿松縣五里鄉萬元村一處農家院里,記者見到了“瓷娃娃”張亮。只見他坐在一輛淺藍色的扭扭車上,上半身和同齡人無異,但兩條腿卻非常短小。他的鼻梁上戴著一副萌萌的時髦大眼鏡,手腕上戴著一塊銀色的手表,穿著十分干凈整潔,白色的拖鞋上沒有任何污漬。

  雙手控制方向盤,右腿搭在左腿上,右腳或懸空,或放在扭扭車前部,左腳時不時蹬地助力,張亮熟練地駕著扭扭車穿行在小院里,爬坡過坎時略顯吃力,但算得上“行動自如”。“除了上課和睡覺,扭扭車就是他‘腿’。”張亮的奶奶方桂蘭說。

13.jpg

家中客廳墻上貼著張亮的多張獎狀。

  一歲多時,張亮被確診為成骨不全癥,這種病也稱為脆骨病,會導致患者骨質脆弱,容易骨折。今年21歲的張亮總共骨折過50多次,剛開始骨折的時候,爺爺奶奶會背著他上醫院,后來由于家庭經濟原因,奶奶就成了他的“骨科醫生”,買好材料自行在家給孫子綁夾板、裹紗布。

  張亮的左大臂上至今綁著四根夾板,裹著好幾層紗布,“這個地方骨折過好幾回,骨頭始終沒有長好,還是完全斷開的狀態,不這樣綁著的話,孩子左手就使不上勁。”方桂蘭說著話,眼中含淚,“從初二綁到現在,已經有5年了。每半個月,我都給他換一次。每次換,我都非常難受。”

  張亮的母親接受不了孩子生病的現實,在張亮兩歲那年便離家出走了,至今杳無音信。為了生計,父親常年外出打工,張亮由爺爺奶奶一手撫養長大。

  隨著張亮慢慢長大,張亮也想和同齡人一樣“走路”,但他就是站不起來,也邁不開步,只能用兩只小手在地上摸爬著前進,一身的泥灰、滿手的劃痕,小小人兒艱難地向命運抗爭著。

  高中時期,張亮雖然很少骨折,但季節變換或是氣溫突變的時候,常常疼到令他幾乎失去知覺。“現在沒有好的治療方法,只能吃止疼藥。”課堂上如果疼得受不了,張亮會用力咬住鉛筆。“雖然身體不適,但高中三年來,他從未因身體原因請過一天假,感冒發燒也會堅持上課,他有著與這個年紀不相符的忍耐力與承受力。”張亮的高中班主任老師張國鋒告訴記者。

  整個采訪過程中,笑容一直掛在張亮的臉上,哪怕多次提起疾病帶給他的傷痛,他也總是輕描淡寫地敘述著,沒有任何悲戚之意。“為什么這么樂觀?”記者問。“這么多年已經習慣了,疾病反而讓我變得更加堅強。”張亮答。

  奶奶是指路明燈

  引導他走好求學路

  “讓張亮去上學”,不管日子多么難熬,方桂蘭始終堅持著,“孩子的身體,我們沒辦法給他治好,但他必須得上學,學個本事,以后能自己養活自己。”命運的捉弄讓張亮無法和同齡人一樣擁有“健步如飛”的生活,但他有一位好奶奶,這位曾讀過幾月夜校的老人是他灰暗人生中的一盞明燈,指引著他“大步”前進。

  和同齡人相比,張亮實在是太瘦小了,所以直到他9歲時,方桂蘭才決定讓張亮讀小學。當時,她果斷拿出家中大半積蓄,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不會騎,方桂蘭就想著法子求賣車的老板教她,“你不教我,我就不買你的車。”翻車摔跤了,膝蓋磕出血了,方桂蘭忍著痛爬起來繼續學,直到學會為止。

13.jpg

張亮與爺爺奶奶。

  從此,鄉間小路上,人們日日都會看到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意氣風發地騎著三輪車,帶著雖身有殘疾卻滿面笑容的孫子去上學。送到學校后,方桂蘭再將孩子抱到教室里坐好。12年來,子孫二人風雨無阻,從未間斷,方桂蘭筆直的脊柱也在這日夜操勞中一點點地被壓彎。

  讓方桂蘭高興地是,張亮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這讓她“倍有面子”,“張亮喜歡學習,也非常努力,小學時,他在班里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初中時也總是排在班級前三名。”家中客廳的正面墻上至今還粘貼著張亮的多張獎狀,這些都是方桂蘭最看重的“寶貝”。

  2019年6月,張亮和班里同學一起在宿松縣城參加中考,但與其他考生不同的是,他是坐在輪椅上考試,也是該縣唯一一個坐在輪椅上參加中考的考生。當年64歲的方桂蘭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張亮出現在宿松縣城區孚玉中路的松茲小學考點門口時,格外引人注目。

  最終,張亮以730分(總分825分)的優異成績順利考入省級示范高中安徽省宿松中學,通知書拿到的那天,方桂蘭喜極而泣。當時全縣共有8000多名中考生,張亮排名599名,“中考還是有點遺憾的,沒有發揮出正常水平,不然我奶奶肯定更加高興。”張亮笑著說。

  高中三年,方桂蘭繼續陪伴孫子讀書。為方便張亮上下課,學校專門騰出了一間屋子作為宿舍,讓奶奶與他同住,教室安排在一樓,宿舍離教室只有幾步路。

  每每深夜,張亮依然伏在案前復習備考,方桂蘭難免心疼孫子,催促張亮早點休息,張亮卻說,“要不是你,我也不會來到這里讀書,我得好好努力啊。”

  身體出現疼痛,或學習上遇到困難時,張亮總是會想起小學時,某天突遇大雨,奶奶將他的書包緊緊護在懷里的場景,“是奶奶一直激勵著我。”

  高中三年里,張亮成績始終保持穩定,在今年的高考中,他全力以赴,表示自己發揮出了正常水平,預計能考取“一本”高校,想學習計算機等專業,“高考數學偏難,但張亮反饋考得還不錯,這就是堅強樂觀的品質決定了他越難則強。”張國鋒說。

  10年用壞10輛扭扭車

  他向往更加美好的未來

  奶奶為他付出的辛苦,張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盡辦法讓自己“走路”。張亮他曾在七、八歲時將自己的兩只手綁在小凳子上,通過手部運動來帶動下半身前進,但速度太慢,而且非常容易導致骨折。

  直到張亮11歲時,一天在親戚家看到小孩子正在玩扭扭車,瞬間讓他眼前一亮,覺得自己找到了“出路”。坐上去試了試,張亮很快就學會了騎扭扭車。自此,扭扭車就成了他的“腿”,帶著他去想去的地方。

13.jpg

張亮在學校走廊上“行走”。

  至今,扭扭車已陪伴他整整十年,用壞過10輛顏色各異的扭扭車。對于這個行動工具,張亮將它們當成朋友,時常擦洗,壞了也舍不得扔,買點零件修修補補再管一陣,“最長的一部車,我用了一年零三個月,是它們默默陪著我度過那些艱難的日子。”

  有了扭扭車的助力,張亮的人生更加明朗開闊起來。三年前,當張亮騎著扭扭車來到高中班主任老師張國鋒面前時,張國鋒曾一度擔心,張亮會不會是個敏感的孩子?能不能跟班級的同學和睦相處?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瓷娃娃”不僅學習好,而且品行好、個性開朗、風趣幽默,“課堂上回答問題聲音最響亮的是他,班級里活躍氣氛的也是他。”

  “我得到了家人、老師、同學和社會各界太多的關愛和幫助,這足以支撐我堅強勇敢地面對生活。”張亮表示。

  讀書、寫詩、攝影,是張亮學習之余最喜歡的三件事,他還攢錢買了人生的第一臺單反相機,“歲月漫長,是它們給了我力量。”

  列夫·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鋪》……說起讀過的書,張亮如數家珍,他也曾鍥而不舍數次投稿征文活動,積極參加演講比賽,張亮說,讀書讓他遇見更有趣的靈魂,讓他知道自己并不孤單。

  相機是他的另一個“好朋友”,在網上學習攝影課程,關注攝影博主跟練、對照影集揣摩構圖……在張亮的影集里,有明艷的花朵,也有西下的夕陽;有熱血少年,也有小鎮姑娘。“攝影除了能夠記錄當下的生活,仿佛還能預見日后的美好,這給予我力量和希望。”張亮說。

  “少年人不該被束縛 以說無痛癢于時光 他們是晨光一縷 將黑暗破散 他們配得上世間所有的愛與信仰 他們擁有最愿意冒險的勇氣 因為年輕的心與年輕的眼睛 因為跌倒還要立即爬起來的決心……”

  這是張亮床頭的一本詩集中,一首標題為《少年》的詩,也是他認為自己寫得最滿意的一首詩。在張亮看來,寫詩承載著對自我的激勵和對生活的向往,“寫作于我來說,是一種自我獨處,會讓我更加了解自己的內心,更加懂得如何面對生活,如何繼續向前。”

  高考結束后,張亮計劃著8月下旬獨自一人帶著扭扭車去麗江旅游,“我已經長大了,變得更加厲害了,我想試著一個人出去走走看看,開始全新的生活。”張亮目光堅定地說。

 

(全媒體記者 白萍 通訊員 劉修遠)

關鍵詞:
噜噜嘿在线视频无码播放,免费一级黃色录像影片,欧美色色日韩色色,欧美亚洲精品视频,狠狠亚洲综合色我也去